第六百二十八章 相思断肠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君昊走后,方小枫还是忍不住将他的糗事偷偷说给了幽偌听,当然只用二人能听见的声音告诉了她一人。

    幽偌和襄辰回到他们自己搭好的小竹屋,幽偌便把此事告诉了襄辰,因为这件事情正是和那朵神秘的七彩幻炎有关。

    所谓的七彩幻炎是一朵七种颜色的花,听说是药老在云泉瀑布附近的陡峭岩石上发现的,那里离他们说的七川汇聚的泉眼很近,因为当时周围有不少药灵谷弟子,正好听见了药老开怀的大笑声,但他们并没有见到此花就被药老宝贝似的收了起来。

    传说七彩幻炎是一种神药,可以腐肉重生,断骨重连,更有起死回生之效。

    在幽偌和襄辰来之前,药老的药园都是众弟子换着从山下提水浇灌的,有一次正好轮到君昊几人给灵药浇水,他们趁着药老不在,偷偷的潜入竹屋,结果七彩幻炎没有找到,反而被药老发现了,但除了君昊其余几人在被发现之前离开了。

    君昊虽然没有出卖其余四人,但是却说出了真实目的,结果就受到了重罚,除了三天三夜浇灵药没合眼之外他还挨了三十板子,当时躺了半个月才下来床。

    “哥,如果这药真的能断骨重连,那么母亲的腿就有救了。”幽偌有些激动,她打听到现在都没找到治疗断骨的方法,如今仅凭一朵花就能做到,她如何能不激动?

    “母亲的事情可以再等等,可你体内的毒却等不了,而且你想看着他因为你日夜难安吗?”

    “哥哥说的是谁?”

    幽偌有些迷失,她本应该对哥哥所说之人很熟悉才是,可是怎么却想不起来呢?

    襄辰一惊:“你难道已经忘记他了吗?”

    “他?”幽偌有些茫然,她仔细想着,脑子很痛,仿佛越想要想起他来就会越痛:“哥,我头好痛。”

    “好了,我们不想了,等拿到解药就什么都记起来了。”襄辰抱住幽偌,看着她痛苦他也跟着难受。

    药老听见响动赶了过来,他帮幽偌把了脉脸色骤变:“好歹毒!”

    “药老,我妹妹到底中的什么毒,还请告知?”

    药老看到襄辰请求的目光说道:“其中有绝情丹的毒你应该知道吧?”

    襄辰点点头:“我想知道还有什么毒?”

    药老沉默片刻:“还有相思断肠草的毒。”

    襄辰和幽偌满脸疑惑,从没有听说过这种毒。

    传说曾有一位女子日夜思念她死去的夫君成疾,她病逝之前鲜血溅在一种毒草之上,这种毒草会让人每每想到所爱之人便体会到那种断肠之痛,而绝情丹偏偏是让人断爱忘情的丹药,两种混合一起让人忘而不断,饱受折磨,最后肝肠寸断而死。”

    襄辰满身杀气,但很快被他压制了下去。

    “药老,这两种毒您可以解吗?或者药灵谷有前辈能救我妹妹吗?”襄辰带着恳求,他实在看不得幽偌遭受如此的折磨。

    药老摇摇头,无奈的说道:“绝情丹的毒只有夜魅舞能解,我曾经研究过此丹却没能研制出解药,如果我所料不错她体内应该还有另一种毒牵制这两种毒,而那种毒却被解了,所以加速了这两种毒的发作。”

    幽偌渐渐平静下来,点点头说道:“确实还有一种毒,就在前不久我服用了一颗蛇胆,然后这种毒就消失了。”

    “药老,那么这相思断肠草您有解药?”药老只说了他解不了绝情丹的毒,可并没有说他解不了这相思断肠草的毒。

    “我倒是研究过这种毒,虽没有解药却是有办法救但又有些残忍……”药老想了想感叹一声:“算了,等以后我再告诉你解救之法。”

    襄辰点点头,明白药老的意思是不想让幽偌知道太多。

    第二天清早,药老准备好了一些灵药让幽偌和襄辰送到前院并交给六长老,这里作为药老的私人小药园他是极其舍不得将自己精心培养的灵药送人的,但是又没有办法。

    幽偌和襄辰按照药老所指的方向找到了六长老的院落,只见几个弟子正在炼丹。

    他们好奇的打量着二人,只见一弟子上前问道:“我叫云青,请问两位是哪位长老门下的,来我们这里可是有事?”

    襄辰向前一步回道:“我们是药老门下的,来给六长老送药。”

    “哦?你不会拿我们寻开心吧?药老怎么会收徒呢?”云青半信半疑的问道。

    “我们昨天才来的,这是给六长老的药,麻烦云青师兄交给六长老。”幽偌不想与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因为药老确实没说过要收他们为徒,甚至他们连自己算不算这药灵谷弟子都还不知道。

    云青接过药说道:“好,师父出去了,等他回来我一定转交给他。”

    幽偌和襄辰正要离开,只听远处传来叫喊声:“打起来了,罗凡和方小枫他们在练武场打起来了。”

    “我们也过去看看。”

    幽偌和襄辰跟在青云几人身后,到了练武场才发现那里站着许多人。

    “这罗凡太狂,早就该有人教训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