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六章 节操丢了一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华山,古称“西岳”,雅称“太华山”,为五岳之一。

    南接秦岭,北瞰黄渭,自古以来就有“奇险天下第一山”的说法。

    因是道家发源地之一,自古就流传着仙剑奇侠的奇幻传说,令人向往不已。

    其中,最有名的,当然是二郎神的妹子三圣母动凡心的故事。

    话说,在longlongago...

    总之,就是在很久以前,华山这地方有个进京赶考的路过书生,叫做刘彦昌。

    这小子途径华山神庙的时候,打断进去歇息歇息,毕竟赶了一天的路,腿脚都有点累了。

    结果,这货不知道是眼神不好,还是心思本就不单纯,看到神庙中供奉的三圣母神相(泥做的)的时候,如同当年纣王一样,仿佛着迷了一样,自觉文才不错的他直接在墙壁上题了一首诗。

    诗的意思表面上看是赞美人家三圣母容颜美貌的,夸的那叫一个666,实则暗地里却是在隐隐调戏三圣母的意思。

    只要稍微懂点文才的人都能看出...用现代人初中生的说法,那首诗有个高大上的名字,叫做“情诗”。

    也不知道是不是月老年龄大了,眼神不好了,直接将两人的红线牵在了一起,导致刘彦昌这首非常“露骨”的情诗直接通过三圣母的神相传到了天庭上的圣母殿的本尊手里。

    然后...极为狗血的事情发生了!

    三圣母看到刘彦昌写个她的这首情诗,居然动了凡心。

    俗话说:“神仙(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三圣母因为有二郎神这个哥哥“保护”,导致数千年都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情爱到底为何物,加上被仙界众人暗地里形容成“大龄剩女”,以及对恋爱有着非分之想的她,终于趁着二郎神外出公干的时候私自下凡了。

    于是乎,就有了鹊桥相会...额,不对,是月下相会的场景。

    正所谓:“天上一日,地下一年!”

    二郎神杨戬公干回来以后想要跟妹子分享一下玉帝的赏赐,结果发现三圣母已经私自下凡,并与刘彦昌结为了夫妻。

    之后的故事,即使不说众人也该明白,两年的时间,日日夜夜的相处,该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毕竟那个邯郸学步的小沉香已经开始到处找妈妈了。

    于是乎就有了二郎神下山捉拿三圣母、折磨刘彦昌、培养沉香的种种故事,之后更是上演了一幕沉香劈山救母的感人画面。

    总体来说,这是一部古人yy思想的爱情故事,同时也是对包办婚姻的讽刺,对待自由爱情的相仿,更是将小蝌蚪找妈妈的事情结合在其中。

    总之,沉香救妈妈的神话故事中体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只有懂得内涵的人才能明白!

    或许正是因为这些神话传说,世人才会向往长生不死。

    而华山就是代表之一,自全真教重阳七子之一的太古道人郝大通创下华山派至今已有数百年之久,早已在江湖上闯下硕大名声,号称五岳剑派之一,被世人尊称为名门正派。

    华山派以剑术闻名于天下,因此又被世人称为华山剑派。

    可惜,当年因为剑气两宗之争,导致实力大幅度下降,声势已大不如前,已经没有当初与武当少林并称六大派的辉煌。

    现如今的华山可谓是人才稀少,一流高手凤毛麟角,但因为有岳不群这个君子剑的存在,倒也保住了华山最后的威名。

    其实,华山没有真正让灭亡主要是有剑宗“风清扬”这个剑术大家存在,因为有他在暗中出手,导致前来找华山麻烦的等闲人等皆莫名其妙的死亡。

    久而久之,再也没有人赶来华山放肆了!

    华山不愧是有着五岳第一险山之称,上山的道路陡峭无比,如同当年苏阳行走蜀道一般,艰难无比。

    自黑木崖大战已过一月有余,在这期间,苏阳除了跟东方不败探讨武学便是体悟自身,凝思冥想,基本都是在修炼中度过。

    如今来到华山,便是应当日之约,与风清扬比剑而来,同时也是为了找老岳聊聊少林的事情。

    他作为知晓当年剑气纷争缘由的知情人士之一,自然有责任、有义务的告知华山众人真相,老是蒙在鼓里不好。

    嘿嘿~!

    苏阳一袭白衣,悠哉的都在华山之巅的道路上,感受华山之路的窄与陡,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

    “老岳这货成天就知道勾心斗角,完全不知道修缮一下下山的道路,真是无语...”

    这路是人走的吗?

    有些地方仅容一人通过,还十分险恶。

    更多的地方还要攀登山岩,完全是徒手爬山的感觉。

    若不是武林人士,想要登上华山很不容易。

    怪不得华山经历剑气二总以后,岳不群夫妇行走江湖的时候不带门下弟子了,就这破道路,没点本事真走不了。

    苏阳沿着小路一路急行攀岩,穿过郁郁葱葱的树林。

    最终,他发现:“迷路了。”

    玛德,说好的沿着山路就能登上华山之巅,进入华山派驻地的,怎么到了他这里就特么的“迷路”了,一点都不科学?

    难道是“天道”那货怪他对令狐冲下手太狠,弄得伺机报复?

    其实这根本不怪别人,只能怪苏阳自己,他也不想想,华山只是当地群山的总称,并不是单只那座山。

    不别说的,光是主要山峰就有好多座,比如:“北峰、千尺幢、百尺峡、老君犁、西峰、南峰、落雁峰、朝元峰、东峰。”

    这些还是少说的,要是算上其他地方的主峰,那就多了去了!

    “尼玛,早知道这样就找个想到了...”

    苏阳心中暗骂一句,当初他登上黑木崖的时候完全没有这样事情发生,盖因黑木崖很小,没有华山这么复杂。

    幸好没有根据原著的描述去后山找那个思过崖,否则就不是迷路这么坑爹的事情了。

    望着四周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的景象,苏阳有种暗自流泪的感觉了,早知道这样前世就应该去华山的景区转转,这样也不至于迷路。

    唉,看来还得用老本行“风水术”来找到华山派的驻地。

    “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如有八重险,不出阴阳八卦形...额,这话不是胡八一那货的口头禅吗?”

    苏阳拿出风水罗盘习惯性的说了句口诀,结果将胡八一倒斗时候的口头禅说出来了。

    阿弥陀佛,真是罪过!

    “嗡吗!阿嘎那,阿巴那,吗打那,吗嘿!吗打那耶,梭哈...”

    念了一同咒语,功能类似“姜太公施法,百无禁忌”,随即确准一个方向,飞速前进。

    就这这样,苏阳凭借着强大的内功修为支撑,不断施展身法,翻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等到他看到有屋檐人迹的山峰时,时间已经临近中午。

    站在不远处,打量着前面出现的屋舍,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原本登上华山跟老岳装下十三,然后找到风清扬比试下武功,顺便将思过崖秘洞中的剑法全部收集成功起来,最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离去。

    结果...

    困在深山中愣是浪费了一上午的时间,简直可以用“悲伤”来形容他的遭遇,幸好没有外人看着,不然脸就丢大了。

    现如今到了中午,又找到了华山主峰,自然要正大光明的过去,省着在走冤枉路,顺便让老岳请吃中午饭,想必他不会拒绝的。

    主峰上,一座座房舍林立、院落分明、习武的练武台等等,甚至于还有着几个漂亮的院子,院子里栽满了各种漂亮的鲜花。

    要是在现代,这样山清水秀的院落,没有个几千万绝对买不下来。

    当然了,前提是华山卖的情况下。

    否则,有再多的钱也没用。

    随即,施展飘逸的身法,连续几个起落,轻松来到一栋屋舍的房檐上。

    不知道是不是他武功太高的原因,这么明目张胆的施展轻功在华山房屋上跳跃,愣是没有惊动任何人。

    算了,还是下去吧!

    想到这,苏阳轻轻一跃,轻松降落地面。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引起丝毫动静。

    突然,原著传来细微的交谈声,好像一个女子在抱怨什么一样。

    苏阳微微皱眉,好奇的走了过去,想看看是是谁,顺便宣布一下他的到来。

    “嗯?流水声?”

    苏阳来到房间前面,躬身一看,发现里面竟然是澡堂,而且一道身材曼妙的女子正在浴桶中沐浴。

    看到这,苏阳身子微微一颤,里面那人竟然是岳灵珊...

    尴尬,真的尴尬。

    良心的说,他真不是有意偷看的,完全是巧合。

    “哒哒哒~!”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轻微的脚步声,瞬间让苏阳已一惊,暗道糟糕!

    这尼玛让人看到,误会可就大了。

    虽然他的实力不惧,但名声传出去毕竟有些不好。

    左右四顾了一下,发现无处藏身,不得不再次翻身上方,躲在了房顶之上。

    嗯?

    房顶竟然有天窗,这个设计...很合理!

    苏阳表示,“很喜欢”。

    藏身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院落中的情况,也能看清楚澡堂中的任何风吹草动。

    哒哒哒~!

    很快,院落外面之人便走了进来,正是岳不群的妻子,华山上代女神宁中则。

    咯吱~!

    进来没有停留,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而苏阳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跟了进去。

    首先映入眼中的依旧是浴桶中岳灵珊的窈窕身影,其次才是宁中则。

    “额,宁中则不会也是来洗澡的吧?”

    趴在屋檐上,苏阳心里暗暗思量。

    得...

    真是过来洗/澡的。

    看到这个场景,苏阳有些无语,这叫什么事呢?

    不就是来个华山吗?

    至于用这么高的礼仪接待吗?

    真是受不了啊!

    不过想到岳不群的情况,苏阳思想一下子变得邪恶起来,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容。

    说实话,硕大的华山就两个妹子,一个是宁中则这个成年美妇,另一个就是岳灵珊,姿色都属于上乘。

    若是...

    算了!

    邪恶的想法书瞬间被苏阳抛掷脑外,神色有些不舍的收回目光,脚下轻轻一点,身形猛地朝远处飞去,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他不是田伯光,更加不是色/中/饿/鬼,看两眼就行了,没必要一直看。

    毕竟偷/窥人家洗/澡的行为,多少有些下流...

    幸好他凭借着强大的理智,强行压下了心中的躁动,直接离开了那处让他流连忘返的院落。

    如今闹出这么大的乌龙,自然不能去找岳不群了,还是先去思过崖找风清扬“比剑”吧,瞬间发/泄下过盛的/精力。

    这里是华山派的主峰,通往思过崖只有一条路可选,自然不必像来的时候在山林里那样兜圈子了。

    就这样,苏阳顺着通往后上的陡峭的山路飞速前行,大约用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在陡峭山路的尽头看到一块竖着的石碑,上面刻着“思过崖”三个大字。

    思过崖,顾名思义,是一处思过用的地方。

    又因为山洞处于悬崖峭壁的旁边,故名叫做思过崖。

    山洞前面有处十多平米的空地,不仅可以用来锻炼晒太阳,还可以用来观光,非常不错的地方,怪不得风清扬会在这里隐居。

    当然了,如果有高血压或者恐高症的人,绝对不想呆在这。

    苏阳来到思过崖,没有发现风清扬的踪迹,直接进入山洞,对着里面的石壁挨个位置敲了敲。

    直到敲到一块岩壁,传出空旷的声音时才挥出拳头,砸向拿出岩壁

    “咔嚓~!”

    一声响动过后,岩壁四分五裂,露出一处通向内部的通道。

    通道中漆黑无比,腐臭味十足,应该好长时间没有打开通风才会这样的。

    等待少许,苏阳拿出手电筒,走了进去。

    看着地上罗列着数十具尸骸的枯骨,和岩壁上那些开凿的痕迹,岇不屑的撇撇嘴,都是一群废物,竟然让人设计活活闷死,真是没脑子。

    随后,继续前行。

    借助手电筒的光芒,清晰的看清楚岩壁上刻画着各式各样的剑招以及破解的注解,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岩壁上的剑法很多且杂乱,不过到了苏阳这个境界,自然可以分清楚上面的内容。

    很快,他就将一套套剑法都去详细记下来。

    这些剑法虽然威力不怎么样,但好在种类繁多,完全可以当做基础剑法领悟,从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高深剑法。

    当然,创造高深剑法的事情要以后慢慢领悟才行。

    他不会像令狐冲一样,看到自家师门的剑法被破就变得失魂落魄,感觉不可思议。

    有时候,境界上的不同,自然眼界也会不同。

    站在苏阳这种高度来看,世上根本没有无敌的武功,只有无敌的人。

    天地无完体,卦象必有缺。

    曰有盈昃,月满亏蚀。

    武学千变万化,只要有招有法,自然有破绽漏洞。

    上乘武功皆是在意而不在形。

    因为招是死的,人才是活的。

    随心所欲,形意交融,才能臻于至境。

    风清扬之所以强大,不是因为他会独孤九剑,而是因为华山剑法在他手中有千万种变化,根本不会让人知道下一招是什么。

    石壁上,克制着破解五岳剑派招式的注解,在他看来,就是一群无聊人弄出来的招式。

    用东方不败说的话:“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同样的招式,不同人施展,威力自然不同。

    比如,东方不败华山剑法对敌,知道了破解方法又能怎样?

    难道,你有她出剑的速度快吗?

    自然是没有的...

    不说东方不败,就拿他来说,同样适用五岳剑法对敌,即使招式中有破绽,但是对手能抵挡住吗?

    自然是挡不住的!

    你连我最基本的劈砍都接不下,如何破招?

    这不是开玩笑嘛!

    所以说,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万千招法,以力为尊。

    当速度与力量达到了极致。

    即使再普通的一招,也是无敌的一招。

    对于习武的之人而言,武学境界高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招一式都具有莫大威能,剑法套路反而变得不重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