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0、第 90 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劳哥在深夜的时候收到了陈系的vx, vx上没多说别的,除了晖华公关部门的联系方式,还有一套晖华文化针对艺人谈恋爱的公关文案。他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陈系这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他询问, 那边陈系又补充发了几句话。

    晖华文化-陈系:老劳, 有事直接call我!

    劳苦社畜:不是兄弟,你这让我压力有点大??能把事情说清楚点吗?

    陈系刚刚到家, 坐在自家沙发上沉默许久, 闭眼都能回想起裴影帝穿睡衣搂着赵总肩膀的模样, 他拿着手机打字:刚刚我去赵总家……

    -*

    秋淼站在晖华文化公司前台的时候, 还在犹豫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近期因为团队内闹不愉快的事, 她们团队已经走了不少人,连着导演也在劝她趁早妥协, 说她如果想要让作品成功上映的话,挂在大编剧名下比较有优势。

    但秋淼觉得委屈,说她心高气傲也好, 说她初生牛犊也罢, 她编剧的水平确实不怎样,但是要让她的作品成为其他人名下作品, 没有署名权,完完全全变成他人的作品,而她只是提供故事灵感来源这么一个存在,她不愿意。

    好在剧本框架被团队的人知道,但是剧本写作也停留在前几集, 后续还有好些情节她没全盘告诉导演,以至于现在导演还会偶尔问她后边的剧情。秋淼学聪明了,她打听到最近团队又联系上一家公司, 说愿意投资他们这个都市剧,所以编剧那边也在考虑加快速度写剧本。

    这个故事框架里被她埋了很多伏笔,也有很多灵感跟梗没用到,所以编剧写出来的故事不比前面几集有灵气,也容易受故事框架束缚,于是才会让导演来问这件事,甚至还给她画大饼说是愿意在编剧团队上提一下她的名字。

    可秋淼已经想明白了,他们连一个原著署名都不愿意写上她的名字,这件事应允再多,后续也未必会实现。这几天她都想到退出团队的打算,甚至都想把这个故事压箱底,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晖华文化联系了她。

    老实说一开始收到消息的时候,她还以为是骗子,或者说编剧跟公司联合来欺骗她的。但是后来查了下晖华,并不是导演所说那个要投资他们的公司,反倒是之前一个因为剧本问题而拒绝他们的公司。

    “秋小姐吗,这边请。”联系她的负责人过来接她,并接引她到会客室,然后拿出一份项目简介。

    秋淼接过来看了一眼,有点惊讶道:“编剧培养计划?”

    负责人道:“是的,您的情况我们考虑过。如果你愿意把你的作品版权卖给晖华,那么晖华会联系最好的编剧跟你沟通改编,也保留你原创一切权利。其次是晖华这边综合考虑你的条件,如果你愿意签约晖华,晖华会给你提供一系的编剧培养课程,这是晖华内部培养新人的新计划,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秋淼来这里就是因为晖华文化联系她说愿意购买她作品版权,但是来到这边之后不仅得到确切的回复,晖华还给她提供了另外就业的途径。现在编剧圈子不简单,新编剧想要入门还是需要有前辈指引,才能免走很多坑。

    她因为这次剧本的事已经跟原来的编剧闹得很不愉快,那位编剧又是个有名气的,在圈子里有知名度。因为这件事,很有可能接下来她想要混编剧圈,都会受到这位编剧的打压排挤。

    秋淼本来都想放弃了,直到她来晖华。

    “现在其他公司内部也有培养编剧的计划,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向其他人多打听下情况。晖华在这一方面已计划开展导演及编剧培养,在资料上也有目前跟晖华合作的编剧名单。”

    负责人知道新人签约会有顾虑,但这个问题也是需要摊开来讲,面前这个新人陈总关心了几次,听说还是赵总那边先注意到,他们主管是想说务必把这个编剧签下来,但问题摆在面前也需要仔细考虑,“如果感兴趣的话,我们这边也可以提供具体咨询,版权合同问题我们一会就可以签。”

    秋淼还没想明白,说到底她也就是个刚出校门的新编剧,甚至编剧水平一塌糊涂,唯独这故事灵感还勉勉强强,却也被她团队里那个老编剧说了好几次,她觉得自己这样的水准怎么会被其他人看中,这也太匪夷所思了,“我能问问你们公司为什么要签我,比我好的新人编剧有很多。”

    负责人闻言并不意外,“我们最先注意到的是你原先团队提供上来的项目书,在我们公司内审阶段,你的故事受到一众好评,可到第二次评估的时候,我们公司评估团队对剧本内容失望。”他更明确地解释道:“可以说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中,好的改编固然重要,但是故事其实才是最精华的部分,你的故事很受欢迎,我们陈总跟赵总也十分欣赏。”

    秋淼一愣,她在查晖华文化资料的时候有注意到赵总,好似晖华现在的状况全靠这位赵总投资才有现在的发展,这样的人也会看上她的故事吗?

    她拿着那份计划简介看了很久,负责人也没有催她,而是让人送了杯热茶过来,之后留她思考的时间。

    秋淼考虑了很久,而负责人也拿来了合同,见她神色有变,就问道:“你考虑怎样了?这是版权合同,如果你担心上边条款问题,可以咨询律师。”

    “不…不用。”秋淼来之前咨询过学法的朋友,根据她的提示看了下合同上的内容,晖华并没有坑她,反倒给出的条件比其他公司都要优越,她确认没问题后签了名字,而后道:“你们说的那个编剧计划,可以仔细跟我说说吗?”

    负责人闻言一笑,“那当然可以。”

    -*

    赵长烁次日到公司才听说公司里发生的事,他微微一顿:“赵齐真回家了?”

    秘书目睹了早些时候在赵致凯办公室外发生的一切,“是的,他跟赵先生吵了一架,之后闹翻就离开了。”

    这段时间赵齐真在公司里可以说是夹着尾巴做人,因为白成雪的事情他四处碰壁,连着先前易躁的性格也歇停了。结果今天来公司就直接上赵致凯办公室闹,且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看到了。

    赵长烁听说这个情况也有点意外,“他这几天做什么了?怎么会突然吵起来。”

    秘书欲言又止,“昨天晚上,您之前留在三少小区附近的保镖说,八点那会,四少从三少的那边出来。四少昨晚应该是见了三少一面。”

    那就是赵曜跟赵齐真说了些什么……

    秘书问:“这件事要不要跟三少说一声?”

    “不用,赵齐真闹起来是件好事,你让人多注意点赵齐真那边。要是赵致凯对他动手,让人保护他。”赵长烁不知道赵曜跟赵齐真说了什么,但这样的结果并不差,只是以赵致凯的性格看来,事情一旦脱离他的计划,可能就会对赵齐真动手了。

    --

    赵曜收到赵长烁消息的时候,他正到新房所在的位置看装修。团队找的施工团队工作很快,设计图前两天就送到他那,他也就闲着没事过来看看改造的情况。

    “健身房那边可以再改一下。”赵曜心想裴明瞻最近懈于健身,考虑到两人日后健康作息的安排,健身房这块还是得着重一点,“还有厨房,料理台的位置可以再划一下。”

    负责人点了点头,把赵总说到的地方仔细记下来,“好,这些我们会再出方案。”

    今天因为姚白有其他工作,所以跟着赵曜过来的是团队里另外一个新人。

    这人上辈子是他团队里的一员,而这辈子这个阶段还是个刚入职场两年的新人,所以一进入赵曜的团队面临团队里其他大佬,这段时间都是被安排干些零散的活,今天听说赵总要到新房子去看情况,也就被姚白安排过来跟随。

    装修的屋子里能落脚的地方很少,赵曜没待多久就出了门。新助理小王跟负责人对完细节确定新方案时间后才跟着出去,之后又跟着赵总到附近超市买了不少零零散散的用具,还有部分干果类零食。

    小王问:“赵总,接下来我们去哪?”

    赵曜刚买完做蛋糕装饰用的干果,刷手机的时候注意才到赵长烁发来的后续消息,今天赵齐真果然去集团里闹了一场,甚至还很聪明地当着所有人的面闹。

    赵致凯是想保赵齐真,而赵齐真越是想为白成雪着想,落在集团其他人眼里就会对赵齐真失望,那赵致凯想要扶持这样的赵齐真上位也越是难事。

    按照赵致凯的计划,他想把赵齐真从白成雪事件中摘出来,再在其他项目业务套上赵齐真的名字,让其他人觉得赵齐真这人比赵长烁有点天赋,那么在后期想要扶持他上位就会更简单些。可要是赵齐真是个废物,那么他想要力排众议推赵齐真上位,这件事也就会变得更难。

    他简单给赵长烁发了几句消息,而后看向一旁的小王:“跟司机联系下,我们去趟晖华。”

    超市这边不好停车,司机早一会就把车停在了附近的停车场。

    小王很快就去另一边联系司机,赵曜站在超市门口的位置等车。

    超市外边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夹杂在人群中的视线若有若无。

    赵曜微微侧目,留意到外边广场上稍显走动的几个人,举止动作都有些可疑。

    小王打完电话过来,“赵总,另一边那条路堵车了,司机说大概五分钟后到。”

    赵曜余光瞥到另一处,注意到前方广场喷泉雕塑后边似乎站着两个人,目光一直往他们这边看,“好,我们先进去。”

    他被人跟踪了。

    小王忙着接过赵总手里的东西,两人刚重新进超市里边,他就听到赵总说道:“打电话给司机,让他别往西出口。”

    赵曜瞥了下超市旁边的出口提示以及路引,道:“让司机走超市的东出口,我们一会从东出口的位置出去,到点直接靠边停车。”

    他们现在西出口,跟东出口的位置隔了一段距离。

    小王一顿:“好。”

    他只好重新联系司机,虽然不知道赵总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作为助理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上司的安排。

    赵曜余光瞥着不远处站着的人,他们一进超市,这两人就从原先站着的位置往里靠,很明显就是跟着他们的位置变动来改变自己的位置,而且也比以前跟得更紧了。

    之前刚离开赵氏集团的时候也偶尔有人在跟踪他,但是跟踪归跟踪,并没有做出其他偏激的举动来,而这段时间他跟赵长烁联合已经把赵致凯逼得够紧,再加上赵齐真早上在集团里这么一闹,把赵致凯惹恼了也说不定。这一次跟踪的人与上次的人相比,明显上行为举止都要更急迫些,很有可能来此目的也是不同,那可能不是单纯的跟踪。

    昨天赵齐真过来这边也没多加隐瞒,或者说赵致凯把赵齐真突然发脾气的事情扣在他头上也不说定,现在外边已经有点不安全了。今天出门他没想多,他的保镖也就是司机还要再过五分钟才来,身边又只有一个助理小王。

    小王打完电话走过来问:“赵总,司机已经说好了,那边位置应该一分钟就到,我们现在过去吗?”

    赵曜看了下旁边的储物柜,“把东西放进去,推个购物车跟我走。”

    小王很快就按照赵曜的吩咐去做,等回来就看见赵总提前一步进入超市,他只好马上跟上,结果刚走到他身边就听到赵总说道:“我们被人跟踪了,一会出门之后马上上车。”

    “好。”小王立马变得紧张起来,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小王的拳脚功夫也只是上大学跟社团的时候学的两样,未必就能派上用场。按照一般电视剧里演的套路,那些跟踪的歹徒一旦发现他们不见了,肯定会赶上跟着他们,以他们现在的情况,身边又没其他人保护,要真正面碰上也未必能打得过。

    至少他出外勤来当赵总助理的时候,姚助没提醒他这个当助理还要应对跟踪,甚至接下来可能还要对付歹徒。

    他原来是这么想的,这边超市有三个出口,但是赵总选的位置是在离他们原先所在地最远的出口,如果要脱离跟踪人的视野范围,最好的方式不是选择较近的出口脱身吗,怎么赵总一选就选了最远地方。

    可等他进入超市,他也就没这么想了,这前面的位置的用品多半是日常用品区,今天又是工作日,各个货架之间都没有多少人走动。他们经过其他出口的时候他才发现那些出口十分宽敞,可能还没等他们走出去,后边跟着的人就马上找到他们了。

    而现在赵总带着他往里走的步伐十分果断,明明是没怎么来过的超市,可赵总就能凭借几个货物区的指引很快找到地方,还带着他往人群里走。他们停在货架旁的位置,然后看到原先门口位置突然进来两人,刚进来就四处张望,之后直直往他们的方向走来,像是在找人。

    “黄纹俊吗?”赵曜微微皱眉,“我们得快走了。”

    他今天出来的事情并没有告诉其他人,知道房子装修的事也只有他团队里的人,那么会传消息出去的只有黄纹俊,是赵致凯的人。

    小王还没反应过来,但也道:“赵总,我们现在要怎么处理?”

    这遇到人跟踪,而那两人来势汹汹,也不知道手里头有没有带家伙。

    “不能留太久。”赵曜扫了下周围的景况,瞥到上方货架的指引,“跟我来。”

    小王咽下口水,立马跟上了赵总的步伐。而这时候赵总的手机忽地响了下,小王看见赵总直接摁掉了手机铃声,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时间越往中午,超市里的人就多起来,小王紧紧跟着赵总往前走,很快就看到东面出口的提示。

    而这片地方都是蔬菜生肉区,这会附近小区的人都过来这边买菜。

    他稍稍往回看,发现后边似乎有点乱,不远处货架后边好像有其他声音传来。

    那些人该不会跟上来了吧?

    他顿时紧张起来。

    小王稍稍落后赵曜一步保护,然后护着赵总在货架重重的商场里走着,时不时往后看几眼。

    超市货架上有分区域提醒,赵曜这段时间经常跟裴明瞻来超市,偶尔会遇上粉丝狗仔之类的,裴明瞻就跟他说过几个甩开人的法子,没想到就用上了。他知道在外边停留的人如果注意到他们在超市门口不见了,应该很快就会进入超市里来找他们,他们只能从其他的位置尽快离开。

    这会还是早上,超市里十点多的时候蔬菜区的位置就热闹起来了。赵曜刚刚看路指引的时候注意到东出口这一片位置主要是熟肉区跟蔬菜区,这个时间点的人会多起来,也是最好脱身的位置点。

    两人刚走到蔬菜区的时候,赵曜的手机又响了,他直接按掉了铃声,而小王也松开了手中的购物车,跟着赵曜往外走。

    小王:“赵总,后边的人好像跟上来了。”

    后边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似乎是有人撞到货架引发了争执。

    “直接走,这里他们不会动手。”赵曜没往后看,刚走出超市的时候就看到他的司机已经下车站在超市外不远的绿化带边,他长腿一迈从绿化带旁侧过去。

    司机见到人就知道是什么情况,马上就开了后车门让两人进去,见到超市里刚跑出来两人还在判断方向,毫不犹豫直接踩车门离开。

    小王上车的时候还惊魂未定,司机出声问道:“赵总,是之前那些人吗?”

    赵曜稍稍往窗外位置看,“嗯,先甩掉他们。”

    这里也是个超市,如果在这边闹开他们施展不开拳脚,反倒会引人注意,特别是在被发现之后,这波人可能会采取更加冲动的举措,以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还不能冒险。

    司机道:“后面有车跟上来了。”

    赵曜微微一顿:“能甩开吗?”

    司机扫了眼后视镜,“这没问题,市区路复杂,多绕几个弯就能绕开。”

    他说完又道:“赵总,这次的人跟上次不太一样。”

    这段时间司机跟着赵曜走,他被跟踪的事,两人早就知道,只是那些人跟踪归跟踪,并没有采取什么偏激手段,而赵总也任由他们行动,说是方便给他们背后的人传递消息。

    可现在的情况,这伙人明显就是有后续手段的,司机想到此处有些后怕,好在这个地方是超市,要是换在其他地方,而只剩下赵总跟助理两人,说不定还会遇到其他的情况。

    小王坐在另一边,看着赵总脸色自然,好像被跟踪的事就没被他放在眼里。

    赵曜拿手机给手下人发消息,同司机道:“你放稳开就行,市区主道上他们不会做其他事情,其他问题我会让人解决。”

    这个时候他重新看手机,才注意到刚刚在超市里两个被他摁掉的电话是裴明瞻打来的,这个点打电话过来应该是问他中午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事。

    小王正想询问赵总需不需要他做些什么,就看到原本面无表情的赵总皱眉看着手机,看起来十分纠结。

    他到口的话又咽下去,有点茫然了。

    请问第一次出外勤领导被跟踪,身为助理的我如何应对被追踪后的领导心情?

    赵曜看着手机里两个未接电话,心里却想到另外的事情上。论坛水友在#如何经营一段感情#话题中提到,随便挂断伴侣的电话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现在挂断了裴明瞻两个电话,一会打电话要怎么跟裴明瞻解释这件事情?

    还没等他想明白措辞,手机上忽然弹出了裴明瞻的名字——

    是裴明瞻打过来的第三个电话。

    安静且有点沉默的车厢里,手机铃声持续了七八秒的时间。

    前边开车的司机朝内置镜看了眼,而旁边的小王微微紧张地站看了眼赵总。

    赵曜在两人的注视下,过了一会才接通了电话,而还没等他开口说话。

    电话另一边就传来裴明瞻略微焦急的声音:“你现在在哪?安全吗?”

    赵曜微微一顿,刚刚想好的措辞在他接连两个问题的追问下毫无施展空间,只好道:“我没事,现在安全。” 玉米小说阅读网

    如遇断更,未更新,可到新站www.yumitxt.com(玉米小说网)查看最新内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