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恍然若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柳砚芝朝他慢慢的走过去,恍然若梦,揉了揉眼睛,这才发觉自己不是在做梦。她吸了吸鼻子,鼻子酸酸的,眼框儿也变红了,她是喜极而泣得想哭了。

    她打量着他,刘伯律是真的来看她了。

    柳砚芝一直认为自己很坚,可以承受所有的累和困难,可这回儿她觉得自己稳忍多日艰辛,在这一刻快要瓦解了,相思的苦远比脑和体力的累还要折磨人。

    这一周的拍摄,她除了睡觉就是吃饭和工作。她没有避风港,每天除了躺下床的那一刻,她已经忙到不知道自己有多累,可现在突然看见了他,她觉得自己是一只飞倦了的鸟,她可以回家了,因为她找到了属于她的港湾,可以让她休憩了。

    柳砚芝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她只想靠着他,放下所有的疲惫。她是执着的,认真的,她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刘伯律看见她朝自己走过来了,立刻把拿烟的手,伸到车里的烟缸中掐灭了。脸上笑意不减的朝她招手道,“你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

    柳砚芝点了点头,心里的情绪在发酵,抑制不住的泪水夺框而出,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脆弱。加快了脚步扑入了他的怀里,她觉得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没有隐瞒自己情绪的必要。她感觉自己十分疲惫,不单单是身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疲惫!只想靠着他,把他当成支撑自己的柱子。

    刘伯律伸出大手揽她的后背,那略带磁性的嗓极其温柔的开口,“你这时怎么了?声音怎么变了?是不是受委屈了?”他听出了她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大手抚着她那漆黑如爆的秀发。他心疼她,着急的想安慰她。

    柳砚芝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失控,她的脸有些不自然了。轻声道,“没有!”她在依偎在他的怀里不停的摇头,激动得热泪盈框的。

    他感觉到她细微的抽泣,扳正她的身子,看着她脸上的泪痕,有些着急的开口,“你怎么哭了!”他的大手有些慌乱的替他擦着。

    柳砚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没法告诉他自己此时的心情,“没事,我看见你太高兴了。”刘伯律一声不吭的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看着就让她震撼了,她知道他一定是在乎自己,想念自己才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不许哭!你这样我会心疼的。”他替她擦干了泪痕,低头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并把她拥入怀中。

    刘伯律的声音低柔,柳砚芝静静的听着,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有一种爱平淡,却震撼内心,说的也许就是这种感情吧。没有过多的情话,却真实感人,她知道他很忙,可他还是在百忙中抽时间,千里千里迢迢的来看自己,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这一刻柳砚芝觉自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这种爱是无声,却拨动了她心底的那根弦,甜滋滋的感觉,在柳砚芝的心里流淌。她就这样依偎在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像极了窝在冬日里的棉花中,温暖又舒适。

    刘伯律很是细心的拍了拍她的肩,又温柔的抚了一下她的背,像是在安慰她似的,那大掌所到之处暖得就像是一股暖流,带着疼惜和怜爱,窝心的暖。

    刘伯律半拥着把她拉上了车,就在上车那一刹,柳砚芝的身后发出了惊叹,“卧槽,有人来接柳砚芝了!”

    “我也看见了,可惜,遗憾死了,那个男人,我没看清他的脸。”

    “我也没看清,但是那身型很好看。”

    “那男人该不会是唐少轩吧?”

    “不是,我敢肯定那男人,他不是唐少轩!”

    “对,那身影确实不像是唐少轩的!因为唐少轩的身板子,没有他的身材好看!”

    “的确是!”

    “对,对,没错!”几个群演员在看着车子启动,再看着车子离开,七嘴八舌的人议论着,他们都震惊了!

    “可我刚才看见他们拥抱在一起了,看样子关系很亲热。”

    “没错,我也看见了,这个男的到底是谁呢?”

    “呵呵,反正不是我们剧组里面的!”

    “那帅男到底是谁呀?他真有能耐,居然把我们的名摸给拿下了。”

    “你问我,我去问谁呀?我又没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