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可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日高悬,六月的天气已经隐隐有暑气。

    “师兄,听说今年江宁县有三个特招的弟子说是要入我门中,是也不是?”一个灰袍青年人盘膝坐着道。

    “不错。”一侧的青年人面色严肃,眼神冷峻,一双剑眉挑了挑,淡淡道,“程玉,我知道你坐不住了。”

    “邢师兄,你又不知不知道,这年头哪有什么不开眼的马贼敢在咱们的地头上劫持咱们的入门弟子呢?”程玉苦笑道,“这么早就在这里等着迎接,实在是浪费时间,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回到门中修炼。”

    “修炼在哪里都能修炼,坐着能修炼,站着能修炼,说话时能修炼,无时不刻都可以修炼。”刑师兄淡淡道。

    “师兄,你这就没意思了,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程玉摇了摇头,苦笑道。“算了,这一次我们的任务也是考核的一环,这怒浪峡算得上是马贼的大本营了。”

    就在这个时候,底下突然烟尘四起,只见一队鳞马拉着车正在山脚下的官道上驶来,与此同时四周猛然弓弦声骤起!

    崩崩崩——

    一道道弓弦声炸开,一根根弓箭好似瓢泼大雨般从天而降!

    程玉在大石上看到这一幕,顿时面色一变:“破气弩!这伙马贼竟然还有这种装备?从哪里得来的?”

    嗡!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中骤然响起一道轰鸣声,天上如同雨点般落下的弓箭一瞬间好似失去了所有力量,从空中叮叮当当落下,与此同时四周喊杀声四起,只见人潮汹涌的马贼从山坳中杀出。

    ……

    “老大,这马车可是官造的,按照时间点来算的话,很有可能是临渊门的特招弟子,这些人个个都是武童生,咱们截杀他们,真的不怕死吗?万一临渊门发火了,咱们怎么办?”其中一个气质阴柔的马贼皱着眉头在山坳口低声道。

    “无须担心,就算是武童生,最多也不过是拓脉六层,七层罢了,这些修为的武者连天门都未曾见过,而我不一样。”那马贼悠然道,“他们的确是武童生,但是只要死了,就无人发现,他们连天门都未开,根本没有修炼出灵根,灵根乃是性灵的寄托,没有灵根,到时候连死了都没法招魂推演找出来凶手,他们根本不知道是咱们动手的,只要我们这里死咬着不放,死不承认,官府也没办法。”

    “若是在那些县里,可能武童生还算是个人物,但是咱们是马贼!老三你刚刚做马贼,这点你要好好改改,要知道咱么是贼,天生就是要和官府作对的,你骨子里还是对官府有着天然的惧怕,你啊毕竟只是刚刚上山,等到以后你胆子大了就不怕了。”

    “这几个人就算是临渊门的特招弟子,他们毕竟还没上山,不算是正式弟子……”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突然就听到怒浪峡中的喊杀声突然为之一空,他抬起头来正要继续说,谁知道看到一个断臂马贼满脸惊恐的奔了回来,远远的高声道:

    “祸事了!祸事了!”

    “老大!这次是铁板!这人是……”

    他话音还未落下,突然身子一颤,脑袋瓜猛地炸开,红的白的四处泼洒。

    阴柔马贼面色一变,连忙抬头四扫,这一看顿时面色剧变,只见那官造马车此刻已经停下,里面走出来三个青年正护卫着马车,其中两个看起来修为高深,另一个稍微差些,面上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潮红,四周都是倒下的马贼,而一个束管少年面色冷淡的走来:

    “原来藏在这。”

    只见这少年猛然探出手掌,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明明只是探手但是却让人感到好似一头蛟龙从水中探出龙爪一般。

    咔嚓,嘎嘣!

    一锁,一扣!

    那阴柔马贼脑袋直接被那少年硬生生扣下来,鲜血从脖子喷出,洒了一地。

    “老三!”老大顿时顿时面色大变,冷然怒喝,“小贼,你好大的胆子,杀我这么多兄弟,今天老夫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崩崩崩——

    他的身子猛然立起,好似一根人形标枪,双眼狠戾,脚下內劲吞吐,瞬间扑来,裹挟着恐怖的劲风,他冲上高空,顿时恐怖的內劲爆发,激荡的整个峡谷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