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弑母救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域名(.com)被墙,请您牢记本站最新域名(.org)

    季离忧呆了一呆,将手里的酒壶提了起来。

    却被小厮拦下,“倒酒这样的粗事就不劳公子费心,小人来。”

    桌子底下的争斗季离忧全然不知。

    他们脸上带着笑,屋中炉内的暖风吹动他们的衣袂。

    季离忧向着窗外望去,此时山中已经没有了鸟雀,天地肃杀,像是笼在死亡的阴影下。

    他的反常,季离忧如何看不出,坐了一会儿便请辞道,“今日出来久了,家中难免担忧,也是时间该回去了。”

    那男子看着群山里一朵白云,忽然道:“小厮已经报了官,不如等衙役来了你才走?”

    季离忧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手指在润泽的茶杯外面摩挲,心中似乎在思量什么。

    待手指离开杯盏,那杯竟自动裂为几片。

    男子分了心,就在此时说书人一剑就洞穿了他的琵琶骨。

    若是常人,此时便受了重伤,但男子只是皱眉一笑,向后微一仰身,让紫轻烟雨从他骨间离开。

    兵刃一离,他的伤口处飞出万点流萤,化为光点。

    季离忧见过这样的伤口,说书人还为神之时,他就见过他这样的伤口。

    紫轻烟雨是可以戮身的兵刃。

    男子沉吟着,道:“我让你受了点伤,你便报复回来,这也不算吃亏。”

    季离忧道:“对不住了,但今日你最好不要阻拦我们离开。”他看了一眼说书人持剑的手,手上的鲜血未干,便知道方才说书人已被他所伤。

    男子也不生气,低声道,“你要和他回良渚去?”

    季离忧道是。

    说书人收了剑,“希望下次不要再看见你了。”

    他却继续和季离忧说话,“良渚不是个好地方,跟着他回伯虑吧,在那里,他的神力尚且可以自保。”

    季离忧看着说书人,“良渚乃是南魏皇城,有何不好?”

    “良渚冬日太过寒冷,春也来得晚,不如伯虑,到了春秋之时,风光明媚,百花怒放。”

    季离忧点点头,“伯虑的花确实很多,我若是个饮酒赏花的雅士,便回去了,可我已决定为天下谋生。”

    “为天下谋生?”他笑了笑,道:“上一个说这话的人,已经身首异处了,你不信可以问问你身边这个孤高绝世的人。”

    说书人不说话,脸上却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像是恐惧,又像是迷茫。

    男子继续道,“我知道你有为苍生而死的勇气,想护天下太平,但天下分分合合都是早已注定,不是一人之力可以阻挡洪潮。”

    “你为何要对我说这些话?”

    男子看了看说书人道:“你不知道,他一定知道。”

    季离忧实在也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这样说,但说书人始终没有开口。

    已到黄昏,季离忧有些心急了,这人既不对付他们,也不肯放他们走。

    小厮过来对季离忧说,“已和季家传话,说是季公子在外面遇见了故友,要晚些回去,请他们不要寻找。”

    季离忧觉得此人当真是心机深沉,连他此时心中所想也一清二楚。

    黄昏到来,酒馆里又来了几位客人上座。

    斜阳从门外照进来,季离忧长长的影子便倒映在雪地上。

    积雪松松软软,那男子倚靠在门框边丢手中的谷粒给那些寻食的小鸟。

    人影印在地上,他一低头便能看见他的影子。

    说书人细长有力的手,紧握扇把。

    季离忧自认为只要他见过一面的人,他就永远也不会忘记,这男子却好像认得他,但他却怎么都记不起他了,也许,他只是认识说书人,两人是宿敌也是朋友,所以才会如此亲密又如此剑拔弩张。

    男子回身道:“我知道你不认得我,但我却认得你,我想找你,已不止一天。”

    季离忧不解道:“找我有何贵干?”

    说书人用一种最直接的法子打断了他们接下来的谈话,他用的不是语言,是剑。忽然间,他的剑已出鞘,冰冷锐利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