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渴望战争的帕麦斯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856年6月下旬。

    搭载着加蓬总督热罗姆.帕特逊与5000名克罗地亚籍外籍兵团的运输舰船从土伦港口乘船,在法兰西地中海舰队的护航下驶出直布罗陀,朝着中非加蓬出发。

    时任不列颠驻直布陀罗方面军司令见此情景,以为法兰西军队要派遣军队远洋征战。

    于是,驻直布罗陀司令迅速派遣手下的蒸汽快舰前往伦敦通风报信。

    【PS:这个时期的直布罗陀还没有配备电报,而马耳他却在克里米亚战争的影响下配置的电报。

    不得不说,这是不列颠一项“伟大壮举”!】

    当蒸汽快舰抵达伦敦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7月初。

    此时此刻依靠克里米亚战争带来威望的帕麦斯顿依旧担任着不列颠王国首相的职务,只不过,他这个首相目前已经是摇摇欲坠。

    议会中与体制外对于帕麦斯顿的批评愈来愈多,被帕麦斯顿寄以厚望的第三股力量(指舆论我)也开始对帕麦斯顿进行反噬,一部分报社公然称呼帕麦斯顿为“盘踞在首相位置上的克伦威尔”。

    更糟糕的是,王室方面同样也对帕麦斯顿首相在内阁的独断专横表达不满。

    只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帕麦斯顿这个战争英雄就会直接倒台。

    而身为首相的帕麦斯顿同样也清楚,自己现在正处于及及可危的地步。

    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迟早要被搞下来。

    因此,帕麦斯顿必须要寻找一些破局的办法才行。

    然而,帕麦斯顿始终想不到除了战争之外的其他办法。

    在帕麦斯顿的看来,有且只有一场战争才能够让他的支持率重新回归到克里米亚战争时期。

    不过,同谁进行战争可是一门大学问。

    比不列颠王国太弱的话,民众只会觉得不列颠战胜对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和不列颠实力差不多的话,民众恐怕要直接考虑更换他这个首相。

    必须要找一个既不能太弱,也不能太强的对手才行。

    只不过,这样的对手真的很难找到。

    就在帕麦斯顿思考着如何给不列颠找一个合适对手的时候,敲门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回过神来的帕麦斯顿赶忙用手翻了几页摊在桌子上的卷宗,然后冲着门外说了一句:“请进!”

    首相办公室的门缓缓打开,内阁秘书长出现在了房门口。

    进入房间的内阁秘书长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而后用他那标准的伦敦腔向帕麦斯顿汇报道:“恩……尊敬的首相,战争大臣希望能够他能够在这个同您来一场简短的会面,他说这场会面,并不需要耽误您太多的时间……”

    内阁秘书长絮絮叨叨地将关键信息夹杂在一堆废话中说给帕麦斯顿听。

    “战争大臣现在在哪!”帕麦斯顿当即询问内阁秘书长道。

    “大臣现在正在房间外等待!”内阁秘书长吐字清晰地对帕麦斯顿回应道:“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可以帮您吧他叫进来!”

    “当然需要!”帕麦斯顿点了点头对内阁秘书长回应道。

    “那我这就过去!”内阁秘书长转身准备离开。

    还没等内阁秘书长走出大门,帕麦斯顿的声音再次传到了他的耳边,“等一等!”

    内阁秘书长停下脚步,再度露出职业笑容对帕麦斯顿说道:“首相阁下,您还有什么吩咐!”

    “恩……”帕麦斯顿踌躇了片刻后,对内阁秘书长询问道:“我们两个相处了快两年的时间,你觉得我怎么样?”

    内阁秘书长表情一凝,过了几秒后,重新恢复笑容对帕麦斯顿回应道:“首相阁下,您母庸置疑是一位优秀的首相!”

    “在你的口中,每一位首相大抵都是优秀的首相!”帕麦斯顿略带一丝讥讽地对内阁秘书长回应道。

    内阁秘书长处事圆滑地回应了一句:“每一位首相都是经过议院与王室的共同推举才成为首相,而议院中的一员则是由全体有责任心的不列颠绅士(地主和资本家)们共同推举,所以我认为每一位首相都是优秀的首相!

    我的职责就是辅左每一位首相完成他们想要完成的事!”

    内阁秘书长滴水不漏的回答,令帕麦斯顿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样,他点了点头对内阁秘书长道:“我知道了!现在你可以去将战争大臣请过来了!”

    “是!首相!”内阁秘书长再度向帕麦斯顿鞠了一躬,然后离开房间。

    目送内阁秘书长离去的帕麦斯顿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地笑容,他抬起头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喃喃自语道:“忠诚对于一个职业官僚来说是那么的奢侈,而我却想要得到它!”

    过了一会儿后,战争大臣纽卡斯尔公爵出现在了帕麦斯顿的面前。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公爵!”坐在纽卡斯尔公爵对面的帕麦斯顿好奇地询问道。

    “首相阁下,我这里有两则消息,其中一则是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